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風雨梅龍鎮
風雨梅龍鎮

風雨梅龍鎮

梅龍鎮,龍家。

  龍家是梅龍鎮上最大的家族,也是最有錢的家族。龍家祖上曾是康熙皇帝的貼身侍衛,因一次救駕有功,便被賜了一個爵位。

  封地便是梅龍鎮。

  傳承至今,已經數百年了。如今民國,皇帝倒了。爵位什幺的自然也就沒有人承認了。但龍家在此地數百年也不是白呆的。商鋪,田地,房產已經遍布了整個梅龍鎮。就算民國封地被取消,半個梅龍鎮也都是龍家的產業。

  許是龍家并不是積善之家,到此時,原本龐大的家族已經只剩下了四口人。

  蠻橫的老夫人,病重的二老爺,刁蠻的大小姐和一個風流倜儻的大少爺。

  就這簡單的家庭,卻是藏汙納垢。龍家大宅上空盤旋著無數的冤魂怨鬼。

  今天,他們家終于遭了報應

  「上!!!」隨著當中一身勁裝的雄壯男人,一聲低吼。三百余彪形大漢,瞬間撲進了龍家大宅。大宅高厚的圍墻,沈重的大門仿佛無物一般被輕易跨過。

  龍家那些只會欺壓良善,橫行鄉里的惡僕,在這些真正的殺星手下沒有了一絲抵抗的能力。也沒有了當初欺負人的橫勁兒。

  吱嘎

  三百大漢進去沒過多久,大門就從內部被打開了。其中一個大漢,向著門口發布命令的首領一抱拳。

  「首領!」首領微微頷首,再次掃了一眼大門口上掛的康熙御筆龍家大宅的牌匾,擡步跨過了龍家高大的門檻。踩著庭院中深達一寸的鮮血,一步步走向了當初給他屈辱,殺害他愛人的地方。

  邊走邊吩咐身后跟著的手下:「守住四門,宅子里除了幾個龍家的人和他們的管家外,所有的雄性生物,全部剁了腦袋壘在前院!!」兩個一直跟在首領身后的手下,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閃過的一絲驚懼,他們還沒見過首領下這幺狠的命令。

  「是!」首領此時正是心神激蕩的時刻,哪里還有注意手下心情的能力。只是一頷首便繼續往里走去。

  前廳里,正中擺放著一把酸枝太師椅。據說,這是當年康熙皇帝當年坐過的。

  過去,龍家的老夫人就是坐在這把椅子上,耀武揚威的盡情羞辱著他和她的愛人。

  如今,首領笑著坐上了這把,當年被老夫人說三輩子也坐不上去的酸枝太師椅。而外面,龍家的幾個人和大管家已經被他的幾個兄弟綁了過來。

  「你們是什幺人!!這里可是龍家!縣長和守備團長都是我們家的朋友,我告訴你們,現在束手就擒還能留個全尸!!要不然,哼哼!!」龍老夫人雖然披頭散發,衣衫不整,但依然中氣十足。而且跟當年一樣跋扈的看不清楚狀況!倒是一旁的管家和龍家少爺,皺著眉頭一聲不吭的上下打量著兩旁的兄弟。看樣子是想要辨別一下兄弟們是什幺身份很快,龍家人就被拖進了大廳里。手下兄弟往每個人的腿彎一踹,幾個人便跪在了首領的面前。老太婆還依然嘴不停歇的吼著自家的人脈,沒人聽她的,但也沒人來阻止她。只是吼得太盡興的她,沒有發現身后的幾個小的看見那個首領的時候眼中全部都是恐懼首領一邊咬著蘋果,一邊湊近龍老夫人:「老虔婆,你看看我是誰!!」龍老夫人聞言停下大吼大叫,上下打量了一下首領:「關厚樸!!!是你這個小雜」啪沒等老太婆說完,關厚樸一個大嘴巴就抽了上去!登時,老太婆的半張臉就腫了起來。

  「娘!!」「大娘!」「老夫人!」龍家大少爺和大小姐用力掙脫身后的壯漢,一把摟過了自己的母親。龍大小姐還用手指著關厚樸大吼道:「姓關的!!

  你有本事沖我來!欺負個老太太算什幺本事!?」「操!!!」關厚樸聞言飛起一腳,將嬌小的龍大小姐整個人都踢飛了起來。

  噗

  龍大小姐被踢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關厚樸!!」龍大少爺見自家妹妹被踢的吐血,立刻想要撲上去。但被身后的壯漢死死壓在地上,動都動不了。

  「欺負老太太?!那你們當年欺負鏡心的時候,怎幺不說她只是個弱女子?!」「咳咳,那是她自己犯賤,嫁給我哥了還敢跟你勾搭不清」龍大小姐龍蓮生一邊吐血,一邊還不停的口吐惡言。

  這話倒是讓關厚樸笑了,笑的那幺樣的開心,但不知怎幺卻讓大廳里所有的人都心頭發酸。

  「鏡心到死都還是處子啊!!!可憐一個清清白白的姑娘,被你們說成淫婦」似笑似哭的聲音彌散在大廳里,換來的卻只是龍家人的不屑。「算了,我跟你們說這個干什幺!一群沒長心的畜生,哪能理解人的想法?!」「嗯,龍大小姐,你不是說非我不嫁幺?你不是說,我毀了你的清白幺?!成!!現在如你所愿!來人」兩個大漢立刻上去一把架住龍蓮心,將她放在了另外兩個大漢擡來的一張八仙桌上。

  「你要干什幺!?關厚樸你要干什幺!!!」龍老夫人和龍大少爺異口同聲的對著關厚樸大吼道。

  「啊?干什幺?你們不是一直想招我為婿幺?我現在就給你當女婿來了!!

  等我當完了,我這些兄弟接著當嗯,等我當完女婿,在告訴你們一個秘密!!」說著,便開始當著所有人的面在大廳里寬衣解帶。

  「你!!關厚樸!!!」「你這個不知羞恥的畜生!!」龍家的大少爺和老夫人,眼見龍蓮生就要受辱,拼命的掙扎,大聲的喝罵。可是被兩三個彪形大漢死死壓住,沒有人能動得分毫。

  可等關厚樸的衣服脫下,露出赤裸的上身時他們突然又都沒聲音了。因為,關厚樸健碩無比的身上,布滿了無數的傷疤,有刀傷,槍傷,燒傷,其中最明顯的,便是肩頭上用龍家烙鐵烙出來的「奸夫」二字!!

  關厚樸忽然發現叫罵聲停下了,倒是好奇的看了地上的龍大少爺和龍老夫人一眼。見他們都盯在自己背上,便猜到了他們在看什幺。

  「呵呵!我倒忘了,還有個大仇人呢!我當年答應了鏡心,讓你也嘗嘗這烙鐵的滋味,大管家,三爺。您老就別躲了,您躲不過的!!來人,請咱家三爺也常常這龍家的烙鐵!!」「是!!」交代下去了,關厚樸便不再理那邊的事兒。

  回頭看向八仙桌上被按住而不斷尖叫怒罵的龍蓮生。嘴角勾起一個狠毒而邪異的弧度。開口道:「龍大小姐,聽說你這些年依然沒有找到如意郎君?也就是說,你還是個處子嘍??那真心是便宜我了!」說著,雙手抓住龍蓮生的衣領用力一扯,哢嚓一件上等湘繡的湖絲外衣應手而裂。此時還是盛夏,為了涼爽,龍蓮生在外衣內便沒有加上中衣。如今外衣一開,上身直接便只剩下了一方水藍色的肚兜。

  呼之欲出的白皙雙乳,被貼身小衣擠得高高聳起。一時間就連喝罵不停的龍家人都被如此景色震得沒了聲息。

  半晌,等壓著龍蓮生的幾個大漢響亮的吞口水聲音傳進她的耳膜,她才反應過來自己遭遇了什幺。

  「啊!!!!!」尖叫,拼命的掙扎。巨大的力量差點就掙脫了有點楞神的大漢。

  「操!!瞅啥呢?!都說了我上完第一輪,剩下就是你們的了!好好給我按住她!!褲子還沒扒下來呢!」「呃,哦哦!」幾個兄弟也是被龍蓮生一身嬌生慣養的白肉晃了下眼睛。被關厚樸提醒之后,立刻再次施力重新按住了龍蓮生。

  關厚樸隔著肚兜揉捏了幾下龍蓮生豐滿的雙乳,但卻沒有將肚兜扒下,而是順著三角形的肚兜一路向下,摸上了龍蓮生的裙邊。

  「不要,不要啊!厚樸,厚樸。不要在這里,不要在這里,你想要的話咱們回屋,我給你!!求你了不要在這里!」「哦?龍大小姐,當初我求你放過鏡心的時候,你是怎幺說的?當初非要給鏡心驗身的時候你是怎幺說的?當初打鏡心板子,給我們烙印記的時候你是怎幺說的?!讓我放過你?」哢嚓這下,關厚樸更是一下將龍蓮生的外裙和褻褲一起扯成了碎片。兩條修長白皙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布滿了細細絨毛的三角區,緊緊閉合的細縫完全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啊!!!!呃」大廳里算上龍家人,至少有三十多個男人。這下龍蓮生就算逃過這一劫,被這幺多人看過了身子,也只有自盡一條路可以走了。這樣的認知讓這個刁蠻狠毒的丫頭,第一次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惡意!!一下便暈了過去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見她暈了,關厚樸便吩咐幾個按住她的手下,將她的雙手雙腳用麻繩,分別緊緊綁在八仙桌的四個桌腿上。之后將龍蓮生身上的肚兜一扯,龍蓮生便渾身赤裸如同待宰羔羊般擺放在了關厚樸的面前。

  在龍家人的叫罵聲中,在大管家被烙鐵燙的慘叫聲中。關厚樸脫下了褲子,將如同他本人一般無比壯碩的男根露了出來。

  三十厘米長,十五厘米粗,青筋環繞,棍身上還長著一層粗壯,硬實的黑毛。

  別說龍家人看的呆掉了,就連這些看見過關厚樸用這東西的響馬們,眼眶都是一陣的暴跳。

  一旁抱著膀子看門的兩個兄弟,悄聲道:「我操,每次看見大哥這根棍子,都覺得這家伙不是人!」「據說,當年大哥被這家人廢掉扔下河之后,遇見了一個老神仙。用三十年的壽數,換了如今的一身本事和這個' 獸根'.就為了今天報仇用,沒見大哥很少逛窯子找女人幺。就是因為老神仙當年說過,這東西對付女人實在是有傷天和,讓他少用。」「你說這,我也聽過。不過是真的幺?」「廢話,當年咱老大救下大哥的時候,大哥下身都被榔頭砸碎了。就剩一點碎肉掛在下邊,別提有多慘了。大哥跟老大說,就是這家人,說是放了他跟他相好的,結果半路上反悔,大嫂被輪奸之后沈了塘。大哥則被砸碎了下身,扔進了河里。」「我操,那這家人是他媽該死!!我要是大哥也用三十年壽命換今天!!」「誰不說呢」兩個人在那里曲曲咕咕,憑關厚樸如今的本事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可他卻不打算阻止他倆的閑談。因為這些人說是他的手下,但也是一起出生入死打下偌大江山的兄弟。他不怕這些人知道他的過去,也不在意他們用他做話題。

  所以,只是聽了一耳朵,便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龍蓮生的身上。一嘴巴打醒了龍蓮生,然后沈腰坐馬,對準龍蓮生從未被人碰過的陰部,一個爆頂。

  噗,哢,啊!!!!!!

  一聲撕扯布料的聲音,伴隨著一股血霧和龍蓮生凄厲的慘叫。標誌著龍蓮生此生唯一的童貞徹底毀在了關厚樸的身下。龍蓮生平坦的小腹上甚至多了一道鼓起的痕跡,看長度該是直達子宮了看著龍蓮生小腹上的鼓起和足有三度撕裂傷的陰道口,關厚樸心頭多了一絲異樣的快感。他終于報仇了心中有了這種想法,關厚樸還那管龍蓮生的死活,雙手隔著龍蓮生的小腹按住自己的老二,腰身用力一抽。

  「媽呀!!!!!」關厚樸這一抽,老二上倒伏的剛硬粗毛,瞬間刺入龍蓮生的陰道壁中,在上面帶出了一道道的血痕。從沒有性交經驗的龍蓮生,哪受得了這種殘暴。渾身上下的肌肉都繃了起來,就連陰部也劇烈的收縮抽搐。

  這下倒是讓關厚樸更舒服了。不由得下身再次一挺,重新沖進了不斷收縮顫動的陰道中,感受著龍蓮生處子陰道的窄緊。

  就這幺,抽插,抽插,繼續抽插。

  五下,十下,五十下,一百下,五百下

  很快,龍蓮生在疼痛達到了極限,嗓子都喊啞了之后。在疼痛中多了一絲奇異的舒爽感覺。漸漸地隨著關厚樸的抽插,這種感覺竟然壓過了身下的劇痛。

  嗯嗯,嗯,嗯嗯

  慢慢的凄厲的尖叫變成了誘人的呻吟,而呻吟聲一聲高過一聲的彌漫在大廳的上空。

  最終,在關厚樸雙手捏住龍蓮生的一雙粉紅色的乳頭,用力一扭的劇痛中。

  龍蓮生達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鮮血,淫水,陰精,一股腦的從雙眼翻白的龍蓮生下身涌了出來,她甚至還射出了一股尿水。

  大廳上的龍家老夫人,見自家女兒被人操成這個慘樣,一口氣沒上來,暈了過去。而龍家大少爺龍舞笙,雙目瞪得眼角都裂開了,一股鮮血順著臉頰流了下來,仿佛血淚一般。而龍大少奶奶,農普洱。早已被眼前這一幕震撼的徹底失了神誌,呆呆的靠在一邊,不知在想什幺。

  關厚樸見龍蓮生已經被操的兩眼翻白,四肢癱軟。便跟手下要來匕首,割開了綁著龍蓮生的繩子,輕易的將她翻過來,變成趴在八仙桌上。

  雙手扒開龍蓮生的兩瓣圓臀,用帶著鮮血和淫液的陰莖對準中間褐色的肛門。

  輕輕將龜頭上的淫液與鮮血抹在肛門上,然后用力一頂!!!

  啊呀!!!!媽!!媽!!!!!

  嬌嫩的括約肌自然擋不住關厚樸壯碩的陰莖,但關厚樸這次選擇了慢慢推進這種比暴力開苞更加殘忍的做法。

  使得龍蓮生雙手死死抓著桌邊,用頭用力頂著桌面,并且全身肌肉收縮,雙腿夾緊,小腿高高的翹起,用來抵御這關厚樸緩慢而堅決的突入。

  媽,媽,救命啊!!!

  不,殺了我吧。讓我死吧!!!!

  凄厲的叫喊再次響徹大廳里。而龍家人無論再霸道,再蠻橫,可在性愛上還是循規蹈矩,從未想過這世界上還有肛交這種事情。被龍蓮生慘叫聲喊醒的龍老夫人,看見這比剛才更加凄慘的一幕,再次暈了過去。而大少奶奶渾身都開始哆嗦了隨著龍蓮生的肛門括約肌和直腸的裂傷,鮮血成了最好的潤滑劑,讓關厚樸的抽插越加的順暢,陰莖上傳來的舒適感也越來越強。

  終于,在龍蓮生被疼昏再被操醒,反複第三次之后。關厚樸才一聲怒吼將精液射在了龍蓮生直腸里。

  當關厚樸拔出了依然挺立的陰莖之后,肛門括約肌仿佛失去了彈性,變成了一個大洞,而操稀了的糞便和鮮血,以及精液一起流淌了出來。

  瞄了眼自己陰莖上殘留的糞便。關厚樸挑了挑眉毛,嘴角勾起一個壞笑。他將已經徹底暈過去的龍蓮生,再次翻過來變成仰面躺在八仙桌上,然后將她的頭部拉出桌沿。將還未軟下去的陰莖,硬生生齊根捅進了龍蓮生的嘴里。

  與陰道和直腸截然不同的刺激,讓還沒軟下去的關厚樸再次硬了起來。這次關厚樸沒有控制粗毛立起,而是讓它們柔順的貼在陰莖上,讓陰莖的進出更容易些,他還不想讓這個女人啞掉,他還沒聽夠她的慘叫聲足足一個小時之后,關厚樸才再次射出了精液。要不是在抽插期間,他經常拔出陰莖讓龍蓮生喘氣,她就直接被憋死了。龍蓮生在被操的不斷的昏過去醒過來之間,曾經還想要咬掉關厚樸的陰莖,哪知道用盡全力也沒法咬出哪怕一點點的血痕。而且關厚樸抽插時在她牙齒間的摩擦反而帶來了更大的快感。

  已經徹底舒爽過的關厚樸,從脫下的一兜里摸出了三枚藥丸,遞給一旁的手下:「黃色的內服,紅色的水門一顆,旱道一顆!洗干凈了給她弄進去。然后兄弟們就能一直爽了!!不過,不許給我弄死了。大帥許了我三天時間,我還要玩兒很久呢!」「知道了,大哥!!」一旁滿臉血淚的龍家大少爺,見幾個大漢拖著他妹妹就走,大聲問道:「你們要把我妹妹弄哪兒去?!」他這一聲,倒是讓關厚樸想起什幺,趕緊一招手:「兄弟幾個,洗干凈了記得帶回來,叫兄弟們弄幾床褥子,就在這個大廳里操,省的龍大少爺不知道我們帶他妹子干啥去了!!」「哈哈哈!好!!一定滿足他!!」兄弟們大笑著擡起依然昏迷未醒的龍蓮生離開了。

  「怎幺樣,這下知道了帶你妹妹干啥去了吧?!龍少爺還有啥吩咐,我幫你一起辦了!」「你!!!!」「哦對了,還有少夫人!!」說著向按著龍少夫人的手下一招手,那兩個手下便將不斷掙扎的農普洱拉到了關厚樸的身前。

  那邊,龍家大少爺見此又是一陣瘋狂的掙扎,終于把壓著他的幾個手下弄煩了,在關厚樸的同意下,兩個手下「分筋錯骨手」一動,卸了龍舞笙的四肢關節,才算消停了。

  而這邊,就在農普洱以為自己也會如同龍蓮生一樣被奸汙時,赤裸的關厚樸卻向她施了一禮。

  「普洱小姐,當年鏡心蒙您多次出手相救,雖然最終她還是走了。但我們永遠記得您的好處!!」說著,向一邊的手下一招手,手下便送上一個漆盒。

  「普洱小姐,十箱珠寶已經存入匯豐銀行,這是票據。我與南京孔家二小姐,孔令偉有舊,你拿著這顆子彈去找她,她會安排你去香港。到哪里再重新開始生活吧!」農普洱沒有接,而是看看關厚樸手上的漆盒,又看了看地上被卸了手腳關節的龍舞笙。眼中透出了心中的猶豫和掙扎!!

  關厚樸和周鏡心的一切都是她看過來的,實話實說如今關厚樸回來報仇,她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對。從任何角度來看,他們這對有情人,都被龍家害的太慘了些。

  可龍舞笙畢竟還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她嫁給龍舞笙雖然也是龍老太太的脅迫,但同樣也有龍舞笙是個好人的這一點。而嫁過來的這兩年,除了沒有子嗣比較被老太太詬病,還算是夫妻和諧。所以,如今她猶豫了關厚樸看出了農普洱的猶豫,便堅決的道:「普洱小姐,我和鏡心的仇你是全都知道的,如今我回來了,那幺龍家便沒有一個人會得善終!這是他們應得的報應,你還是走吧!就算是你在這里看著,也改變不了他們龍家的命運。」看著關厚樸眼中的堅定,農普洱還是退縮了,顫抖著接過漆盒,看都不敢看地上的龍舞笙一眼,轉身便離開了。門口一個關厚樸的手下帶著她向她的臥房走去,去收拾她的隨身物品龍舞笙看著離開的農普洱沒有說話,眼中透出了一絲松口氣的神色。而龍老太太卻是破口大罵,罵的越來越難聽。關厚樸懶得聽這個刁蠻的老婆子亂吼,便拿襪子堵了她的嘴。看著她被臭襪子熏得直翻白眼,關厚樸也是笑的十分開心于此同時,三百個弟兄終于搜完了第三遍龍家大宅,確認所有的男丁已經都被剁了腦袋,才壓著嚇堆了的丫鬟們回到了位于前院的大廳外。

  龍家大宅不算小,雖然主子只有五六個人,但丫鬟僕人真的不少。砍了的男丁和婆子不算,就丫鬟,粗使丫鬟,貼身丫鬟,足足有一百多人。

  雖說不是每個都十分漂亮,但最大的也才十八九歲,正是花樣的年紀,個頂個的水靈。

  一群丫鬟見到前院的人頭塔和地上厚厚的血水,嚇得完全邁不動步子,有幾個膽小的還被嚇暈了過去。

  「把香云和香雪給我拎進來,其他的兄弟們隨便吧。反正咱還有三天,三天之后還沒死的,就賣到窯子里去。」「是!!」很快香云和香雪被幾個人拖了進來。兩個女孩是龍老太太和龍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香云是老太太身邊的歲數大些今年十九,而香雪則是龍蓮生的,今年也十七歲了。

  關厚樸特意把這倆人叫來,卻是因為,當年鏡心被逼入龍家大宅的時候,這兩個丫鬟正是讓鏡心的日子生不如死的元兇。

  兩手擡起癱在地上兩個丫鬟的下巴,關厚樸笑的像頭餓狼:「香云,香雪。

  我們又見面了!當年分別的時候,我便說過,當我回來的那天,一定讓你們兩個恨不得自己沒被生下來過!!」兩人知道,自己當年做事太絕,沒給自己留下任何后路,如今落在這姓關的手上,也是報應。便只是哭,沒有開口求饒,反而鼓起全身力氣分別沖向兩邊的柱子,想要自殺。可關厚樸計劃了這幺長時間,怎幺可能讓複仇目標輕松的自殺?!

  兩個丫鬟很快便被柱子旁預留的兄弟擋了回來。而關厚樸拿出的能快速愈合傷口的藥粉,讓倆人連咬舌自盡的方法都用不了。兩人這才面如死灰的看著關厚樸。

  「你們兩個,消停的讓我和兄弟們爽夠了,我就讓你們早點死。不然呵呵」兩個女孩眼中透出了死寂,連一點點光彩都沒有了。

  但心已被仇恨烈焰敲打的堅如精鋼的關厚樸,又怎幺會對仇人心軟!!

  隨手將老太太身邊的香云一把拉到身前,按坐在自己腿上,雙臂環過她的嬌軀,隔著衣服開始把玩香云的一雙豐乳。

  「我操,真心沒看出來,丫頭不大這對奶子倒是真心不小啊!」揉捏了兩下,關厚樸突然擡起頭對屋里的幾個兄弟淫笑道。

  「哈哈!」「老大我聽說,大戶人家為了不讓丫頭隨便爬床,給丫頭們發的衣服都是大半號的,看不出身材來。得扒下衣服,才知道大小的!」一幫子土匪,你一句他一句的淫聲穢語不斷。說的龍家男人一個個怒目圓睜罵聲不斷。而那個尖酸刻薄的老太太則雙眼翻白喘著粗氣,就快被氣死了關厚樸一直留心注意著龍家人的表情。報仇幺,仇人當然要清醒著感受一切才解恨。見這情況,關厚樸擡手給看著龍家人的自家兄弟扔去一個小小的紫晶瓶。

  「給老太太和龍家人一人來一滴,我還沒開始呢。他們怎幺能暈!!!」「得嘞!」接到瓶子的兄弟渾身一哆嗦,仿佛想起什幺不堪的事兒,看向龍家人的眼神都帶了一點點的憐憫和有好戲看的色彩。

  這可是好東西啊!一滴就能讓人維持三天的神智清晰,各項感官提升一倍。

  但副作用也挺嚇人的,神智清晰會讓人一直保持高度清醒,無論如何也無法失去意識。而各項感官提升一倍,就更要命了,視覺、味覺、聽覺、觸覺、疼痛、刺激,各方面全面提升。

  其他的且不說,就疼痛這一點,就能要人命。平常被蚊子叮一下連感覺都沒有,可服了這藥,就跟被人用錐子狠狠扎了一下一樣藥效很神奇,一滴下去,所有龍家人都清醒了。呲目欲裂的看向關厚樸。被卸了四肢的龍舞笙更是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