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堂哥大JJ
堂哥大JJ

堂哥大JJ

特報:由于長江滯留鋒面來襲,今天全省都會降雨,請民眾出門時務必攜帶雨具。「一夜未關的收音機傳來豪雨特報……而窗外……」「嘩啦!嘩啦!」「霹靂!」「轟隆」「嘩啦!嘩啦!」……正下著大雷雨呢!

  此時正想起身穿衣服盥洗的我,想一想:今天只有兩節課,算了,這種雷雨天老師應該不會點名吧!所以,我理所當然的又躲到被窩里了。

  睡了不一會兒,我隱隱約約聽到有人按電鈴的聲音……nuts這種天還會有人來啊?大概是什么推銷員之類的吧!我沒理他,繼續睡我的覺……「叮咚!叮咚!」天哪!又來了!連按了好幾聲……我懶懶地下了床,穿上衣服,走向門口,看看- 這雷雨天不速的訪客。

  朝門口的小縫中望去,原來是在衛武營當兵的堂哥……透過門上的小縫,我看到堂哥身后還有一個人,身材很魁梧,我想大概是堂哥軍中的伙伴吧!我打開了門,看到他倆全身都淋濕了……。

  (堂哥大我八歲,記得小時候最喜歡和堂哥一起去游泳,然后讓堂哥幫我洗澡;堂哥的身材,嗯!我想應該是屬于壯壯型的吧!堂哥他是農家子弟,平日就幫他家里面做粗活,所以從外型上就可以看出來堂哥他「漢ㄘㄠ\ 」很好。所以我很喜歡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堂哥!你今天放假啊!進來吧!」我招呼著。

  「對啊!小文!只有你在家嗎?」堂哥邊脫鞋邊說著。

  「嗯!你怎么知道會有人來開門?」我問著。

  「因為我看到你的G車在啊!所以就猜想你應該在家啦!」說完,對著他身后呆呆站著的人說:「磊磊!脫鞋啊!這是我堂弟。」說完又轉向我說:「他是我軍中認識的兄弟,我都叫他磊磊。」「磊磊哥哥好。」我說。

  「你好。」他跟在堂哥身后一邊脫鞋一邊微笑向我問好。

  (說實在的:這位磊磊哥哥,我第一眼看到他時就有一種莫名的喜歡,感覺他就像我堂哥一樣,好平易近人。而且身材、高度、體型比我堂哥還壯,長得很可愛……呵!呵!由于剛從新訓中心出來,他倆都理著大平頭。哈!)。

  進屋之后,我看他倆全身被雨淋濕了,就到了兩杯熱茶給他們,同時問他倆要不要沖個熱水澡,順便換套干衣服穿;不然,把衣服烘干也好?

  堂哥說:好啊!那你就幫我們烘一下衣服好了!說完,他倆就走向我房間的浴室。

  我說道:ㄟ!衣服啦!

  他倆異口同聲的說:喔!……說完就當場在我面前演起脫衣秀來了!!

  哇銬!他倆身材真不是蓋的,真是一時害我不知眼睛要看誰!!在他們緊緊的軍用內衣里面,有著淡古銅色的皮膚以及一些些凹凸有致的肌理……靠!我就是喜歡這種身材的啦!!堂哥身材比較好,厚實的胸膛,活像摔角選手「越中」 ,比他還要結實。還有一些些細細的胸毛,往下看,若隱若現的六塊腹肌整齊地排列著;再往下,一撮黑黑的陰毛,由肚臍一直伸展到跨部,由少而多;在這之下的,是一個27歲的男人的成熟。

  堂哥小底迪無力似的垂在兩顆大大的睪丸之間,由于包皮是拉在后面的,所以堂哥他粉紅色的龜頭漏在外面,似乎對著我微笑;往下,粗壯的大腿,肥碩的股四頭肌,札實而充滿……在配上壯壯的蘿卜腿。

  磊磊哥哥呢?他的身材則是跟摔跤選手「藤波」差不多,跟堂哥一樣,肩上那鼓鼓的肌肉,厚厚的胸膛有一股屬于成熟男人的味道,黝黑的肌膚,粗壯的手臂,我最愛的小啤酒肚……而底下,磊磊哥哥的小雞雞也是下垂的,他沒有割包皮,所以龜頭是住在包皮里面的!但是隱隱約約也透露出他的龜頭很大,因為不用翻開包皮就可以看出那龜頭的形狀,他的雞雞垂在兩顆大大的蛋蛋中間,很明顯的:右邊的蛋蛋比較大說;值的一提的是:磊磊哥哥的手很粗(手臂也是)很結實。如果以NBA火箭的「巴克利」的手臂來形容我堂哥的手臂話,那他可能就是爵士的「馬龍」。看完了這場「壯男脫衣秀」之后,我抱著他們被雨淋濕的衣服,走向陽臺。他們則轉身進浴室,哇!好漂亮、好挺、好豐滿的小屁屁喔!我已經快受不了了!就在我把他們的衣服丟入洗衣機之時,我聽到堂哥的呼喚……我以跑百米的速度沖入浴室,問他們:叫我啥事?

  磊磊哥哥說:蓮蓬頭好象不能用!

  我說怎么會?邊說邊偷偷轉開蓮蓬頭的暗鎖……「嘩嘩啦!」冷水噴射而出……這回……連我都濕了(故意的~~~ 呵呵呵!)我說:完了!又要換一套衣服了!我故做無辜狀,其實我是想更近的看他們的身體。

  我接著說:這樣吧!堂哥,我跟你們一起洗好不好!

  堂哥說:好啊!不然等一下感冒了!……此時我衣服已經脫光了……就這樣,三個男人在一間浴室一起洗澡,堂哥他們跟我聊著軍中的生活情況,又說,軍中洗澡都是在一起的,所以在男人面前脫衣服裸體都沒有什么:因為大家都一樣。我一邊搓身體,一邊聽堂哥跟磊磊哥哥對我講述軍中的趣聞,一邊有意無意的碰觸堂哥的身體,(碰哪里?不告訴你!)但是,一邊又發覺,堂哥的眼神跟磊磊哥哥的眼神有異狀,這時,我心中猜測……他們也是Gay……我試探性的問他們:「你們軍中有同性愛嗎?」他們表情先是一楞;接著說:「當然有,只是比較少;小文你怎么會問此問題?」「我……好奇嘛~~」你們有遇過嗎?我反問。

  「嗯!小文:我問你一個問題,好嗎?」堂哥表情嚴肅的問我。

  「好啊,你問。」難道是……我心里大約有個譜了。

  「你對同性愛有何看法?」堂哥問。

  (這時我們已洗好了,他們只穿一件我拿給他們穿的小褲褲,而我也和他們一樣,我們在我房內聊著。)我把我對同性愛的看法告訴他們。表示認同。

  堂哥他聽完了我的話之后,他說:「小文,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嗯!」「說吧!」「我們是同性愛……」

  雖然是我所猜到的結果,但是我沒想到堂哥會那么……直接他們表情有一點僵,沉默不語。一時之間,我房里只有窗外大雨雷聲作響。

  「小文」堂哥首先打破寂靜,「別跟我爸爸說。好嗎?」「嗯!我知道。……我也要告訴你們……」「我也是。」此言一出,他們的表情隨之震驚,堂哥說:「想不到……你……。」這時候,我感覺到一雙大手由我身后將我抱住,在我耳邊吹著氣,輕輕的撫著我的胸部,是磊磊哥哥!我將雙手向后一抱,隔著內褲,撫著磊磊哥哥的臀,堂哥也將他的臉湊過來,用他的胡渣撫慰著我的臉、頸子,然后用他的舌尖舔著我的身體。

  「堂哥!」他倆對我展開前后攻勢了……我轉過身親吻磊磊哥哥,他也回吻我,堂哥則舔著我的背部每一吋,漸漸脫下我的小褲褲,我也開始向下舔著磊磊哥哥的身體,壯碩的胸肌,他黑黑的乳頭在我的舌功之下已經變硬了,而他的雞巴也開始勃起,磊磊哥哥的雞雞蠻大的,勃起后將他的小褲褲高高頂起,我舔著他的小啤酒肚、肚臍,小啤酒肚下,隱隱約約間有一點硬硬的- 那是他的腹肌,我漸漸的舔向他的下體。

  我隔著磊磊哥哥的內褲,舔他內褲里膨脹的陽具,一件小小的內褲,似乎無法擋住他雄壯的陽具,我順勢將他的內褲褪下,一根肥美雄壯的陽具傲然挺立,我采跪姿替他口交;火紅的龜頭,青筋隱約浮現,我饑渴的將「小磊磊」整個塞入口中,享受他的亢奮,同時,我的右手中指正在探索他渾圓屁股之間的蜜穴;堂哥站在我左邊,我用左手替堂哥手淫,而他們激情的接吻,互相撫慰身體……我時而舔著磊磊哥哥的雞雞,時而輕輕撫慰堂哥的大腿、睪丸;甚至將我的中指深入他們的小穴。隨后,我將他們倆的身體靠在一起,一口將他倆的陽具含了進來,磊磊哥哥的雞巴已經很大了,再加上堂哥的雞巴勃起后,我整個嘴被他們的雞巴塞得滿滿的,好爽;而他們也不時發出淫聲,看來他們已被我天生的「吹蕭功\ 」給陣服了。

  我口緊緊的含住「小磊磊」,努力的前后抽動,突然,小磊磊漲的好大,青筋暴突,頂端的龜頭則漲成紫紅色,我知道他快要射了,我加快嘴前后抽動的速度……「喔!喔!小文~~我快射了~ 喔~~好爽~~啊~ 啊~ 啊~~~~~~~ 」乳白色的精液如疾箭般,由磊磊哥哥紫紅色的草菇頭前端射出,我將他射出來的精液都吞下去,他射好多喔!而且也射的好強ㄡ!味道也不錯,我太喜歡了!

  磊磊哥哥射精完轉而替我口交,而我則努力的替我堂哥打手槍;哇!又脹起來了!

  堂哥的雞巴,原先松軟無力的一只大肉棒,漲起來后,頂端一粒大龜頭,很深很深的龜頭溝,紫得發黑的靜脈血液賁張,我緊緊握住那根肉棍,時而溫柔,時而粗魯地蹂躪它,我偶而用舌頭舔兩下,濕潤它之后又下去捏住龜頭,在光滑的龜頭表面上繞圈子磨,偶而也將舌頭間伸入龜頭前端那窄窄的小口,這下子堂哥那條肥雞巴早已整根發黑,淫汁都開始從尿道口滲出亮閃閃地泉涌出來,流量越來越大,像淘淘不絕的泉水般涌出,只見堂哥的全身肌肉緊繃,線條畢露……好完美的小壯熊身材……堂哥發出如野獸般的吼聲:「啊……啊!」「小文!你這壞小孩!弄得我好爽~~啊~ 啊~~啊~~~~~~」在此同時我也感到下體抽動加速,接著傳來一陣刺激……「哇!磊磊哥哥~~我也快射了~~」「喔~~~~~ 」我和堂哥幾乎同時地射出,我將堂哥射出的精液一點也不漏的吞下,也是好多;磊磊哥哥則將我的部分精液涂在我身上,一點一點的和堂哥一起舔……呵呵!

  好癢!

  「文文!想不到你這么會……!」

  我們三人躺在地板上喘息,空氣中,有他倆迷人的、充滿成熟男人味的體香,他倆夸我的「口技」,我拿出我的一些plalgirl和G中的美男圖;不過看來看去,我覺得還是堂哥和磊磊哥哥的身材比較好,因為……比較真實嘛~~傍晚我家人回來之前,我們三人在家里吃飯、睡覺都只穿一件小褲褲,衣服懶得穿了!

  傍晚,他們要回營區時,他們說:今天雖然下雨,但是卻玩得很愉快,下次他倆再帶一些軍中的朋友一起來玩(此玩非彼玩)(但是我又希望此玩即彼玩,唉~~)。

  因此,我們約定,下次放假一起出去Happy。

  【完】